导航菜单

一只扶贫羊买时600卖时500 精准扶贫之忧咋破?

原标题:饲养贫困羊更难摆脱贫困?打破精确扶贫的忧虑是中国扶贫的新概念和新方法,是到2020年实现全面扶贫的重要保证。在基层,精准扶贫成效显着,成效显着。然而,也有一些地方错误地误解和实施了准确的减贫,导致“零敲碎打的减贫”。例如,我在采访中了解到的两只“扶贫羊”的故事显示了这种趋势,令人担忧。

为了利用国家产业扶持基金发展水产养殖,一个小山村采取股份合作的形式,允许四户贫困家庭每人分得6000元产业扶持基金的股份给另一户从事水产养殖的贫困家庭,五户贫困家庭根据水产养殖的收益分红。当被问及年底每个家庭可以分享多少钱时,那些经营养羊业的贫困家庭说:“今年的市场形势不好。养羊业正在亏损。不失去一切是好事。股息是不可能的。”由于个体农业抵御市场风险的能力不足,贫困家庭的份额不仅没有摆脱贫困,而且最终没有利润回报。

太行山发生了另一个故事。我在一次当地采访中遇到了一位养羊的老人。他说在政府的支持下,他自己饲养了几十只羊。在购买羔羊时,每只600元的羊都努力饲养了一年多。此后,市场价格下跌,每只羊卖到了500元。“养了一年的‘扶贫羊’不仅没能让人们脱贫,还让他们变得更穷。”老人无奈地说,他脸上的苦笑深深打动了我。

扶贫资金“浪费”和扶贫项目难以摆脱贫困的情况并不少见。主人种核桃,西方种枣子,南方种兔子,北方种鸡鸭……一些产业帮助穷人,让他们独自战斗,一把锤子在东方,一根棍子在西方。他们能否摆脱贫困取决于运气。一些穷人赶上了好的市场形势,并如他们所愿摆脱贫困。有些穷人运气不好,工作没有收获。

为什么有些扶贫项目不能让群众脱贫?我觉得症状是“桑”开发的“小产业”不够大,不足以在市场上竞争。关键在于缺乏市场调研和扶贫措施的总体规划。例如,一些地方的散户投资者种植核桃,但普通人很难出售。当地没有深加工企业,效益很差。

工业帮助贫困家庭发展种植、养殖和手工业。初衷是好的,但是如果没有仔细的调查和周密的计划,一个没有能力变富的贫困家庭就会被推向市场,孤军奋战。效果可能会像预期的那样困难。如果把市场比作大海,贫困家庭就像大海中的小船,任何海浪都可能导致翻船。

精确扶贫需要“六个精度”,即精确的支持对象、精确的项目安排、精确的资金使用、精确的每户计量、精确的村干部分配和精确的扶贫效果。错过“宽松”的减贫措施实现了最精确的支持目标,更不用说后者了。准确扶贫绝不是东敲西敲的问题,也不是不要求政府宏观调控的问题。

检查一些政策有效的地方,你会发现背后往往有政府的总体规划和系统部署。例如,在一些地方,“一村一品”可以做得很好,这可能取决于当地政府发展特色农产品的总体布局。一些贫困家庭已经摆脱贫困,通过小规模农业致富,这可能是因为他们得到了当地乡村旅游发展环境的支持。由此可见,精确的减贫并不是孤立的。只有系统规划、宏观布局和微观聚焦,才能真正实现“六个精度”。

事实上,各地在消除贫困运动中做了一些有益的探索。工业

背靠大树享受凉爽。这项措施更好地贯彻了精确扶贫的精神,不仅带动了大批人,而且收入相对稳定,扶贫效果更好。

思维模式决定扶贫的效果。一些零敲碎打的措施在帮助穷人方面似乎是“精确的”。事实上,他们强调的是过程而不是结果,是懒惰政治思维的结果。作为家庭政策的结果,我们不仅要密切关注每个家庭的特点和需求,还要着眼全局,全面分析区域资源禀赋和贫困家庭造成贫困的原因,微观与宏观相结合,政策相结合。

作为实现全面扶贫的指南,党政领导干部不能简单地为贫困群众选择一个行业,提供一些配套资金,然后“推”进市场,使他们成为顺应潮流的“船”。相反,他们必须加强规划,使贫困群众能够发展合作经济,获得龙头企业的股份,利用优势产业,“乘船出海”或“乘船出海”。只有这样,他们才能渡过难关,如期实现稳定和摆脱贫困的目标。(半月形访谈记者范石慧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