导航菜单

去你的“成功”,韩国年轻人开始放弃,接受失败,无欲无求

韩国年轻人曾经是最绝望的。毕业后为了进入一流的高等院校而找到体面工作的所谓“成功”导致许多韩国年轻人窒息甚至死亡。

但是现在韩国的气氛已经改变,年轻人开始接受失败。

年轻的韩国人压力太大,最终崩溃了。

长期以来,韩国人一直承受着追求成功的巨大压力。这些压力反映在经济、学术、家庭和美容方面。对成功的渴望推动韩国在战后几十年逐渐发展成为今天的经济强国。

然而,拥抱失败的想法开始兴起。年轻人不再相信“成功就是一切”的公式。近年来,年轻人的概念越来越流行,将韩国描述为地狱模式。

韩国年轻人正面临巨大挑战。青年失业率一直保持在10%左右。许多年轻人,包括大学毕业生,被困在短期兼职工作或短期合同工中。人们担心,不在三星集团(Samsung Group)等中国最大的企业之一工作,或者不成为公务员,在政府机构工作意味着不如社会上的其他人,也不会寻求其他渠道的支持。

韩国政府创建失败博览会

政府也注意到了这些担忧,因此受北欧国家的启发,去年在首尔举办了“失败博览会”,2010年芬兰举办了“国际失败日”,2017年“瑞典失败博物馆”开幕。

韩国总统文在寅倡导放慢生活节奏。当他去年参观失败的博览会时,他承认韩国小企业主和年轻求职者面临的困难,并在留言板上写道:“让我们一起度过这段困难时期。”

第二届首尔失败博览会于9月开幕,主题是#失败更好(更好的失败)。

朴先生,40多岁,因经济困难考虑关闭服装制造业务,并去了失败的交易会寻求建议。朴先生说很难面对失败的文化,因为社会还没有为有困难的人建立一个良好的福利安全网。

他问:“如果你在韩国跌到谷底,你会直接跌到谷底。有人能帮你吗?”遭受裁员和停工的朴先生觉得很难接受失败。

韩国政府公布了2018年死亡原因的最新数据。去年,韩国的自杀率达到了每10万人中24.7人,比上一年增长了9.7%。在经合组织发达国家中,36个国家排名最高,平均每天有37.5人死于自杀。

自杀是2018年10至39岁韩国年轻人死亡的主要原因。政府已经采取紧急行动来改变公众对失败的看法。

韩国社会成立组织来帮助年轻人“失败”

韩国初创企业老板成立“别担心村”来为年轻人提供临时避难所,给他们思考未来的空间。

别担心村是由一家小型摩托车初创公司的所有者洪东宇创建的,他希望建立一个年轻的韩国人可以暂时摆脱社会压力的地方。

政府计划在农村地区重建废弃的房屋,因此洪磊获得了政府资助,在西南部沿海城市牟浦重建了一栋未使用的房屋。被选中的参与者可以去6周,探索不同的兴趣和爱好,交新朋友,在乡下放松,并为韩国人提供“重新开始的机会”

21岁的朴槿惠赵斌小姐最近辞去了兼职数据处理工作,并申请搬进“别担心村”。

她过去常常加班3个晚上准备简历,但经过多次面试,她还是失败了。朴槿惠说,许多韩国年轻人认为,“一次失败意味着你一生都失败了”。

经过思考,她眼前的目标是重返校园,成为一名音乐制作人。她最初选择提前工作,而不是获得大学学位,因为她找到了一份稳定且收入丰厚的工作,这是一项罕见的成就。

但是她说:“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觉得自己缺少什么,开始羡慕我上大学追求梦想的朋友。ゥ?